公式规律一码特风起苍岚当身边佛过一搂清风

时间:2020-01-31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面具以白色为主调,上半部分盘旋着黑色的隐秘花纹。一条深红色纹路从顶端回环至鼻端,更添一分魅惑。与魅惑相对应的是右上角的三颗冰蓝色的晶石,与红色针锋相对。同样是深红色的眼眶频频闪动着杀戮与嗜血的光芒——这本不是一个死物应有的。

  莫颜戈把面具递过来,风恋晚的双手颤抖的接过面具,抚摸它上面的纹路。虽然十五岁前的记忆消失得干干净净,但她对这个面具是何等熟悉!仿佛上面的纹路都已抚过上百遍,即使是闭着眼它的模样也清晰地出现在脑海之中。

  “这个面具……叫什么名字?”风恋晚全然没有发觉她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近乎痴迷的望着面具,面具也产生微微的震动,像是风恋晚一个分别多年的好友。自然也忽视了莫颜戈惊奇的目光。

  “有一个声音对我说,它叫【隐杀】。”莫颜戈垂下眼眸。他的睫毛极长,丝丝缕缕遮住了赤眸中所有的情绪。“它很不好对付,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它收服。”隐杀被他捡去时,陡时就把他差点整了个半死。莫颜戈毫不否认隐杀中有一种浩瀚的力量,当然,他不会说他为得到面具里的力量经历了怎样的九死一生。

  可是,他以前素未谋面的七妹却毫不费力的把隐杀收拾的服服帖帖。这怎么可能?

  “我快回来的时候,它说一个叫恋晚的女子才是它真正的主人。而我——只是一个以非法手段取得它力量的代替品。”莫颜戈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看隐杀这样子,七妹应该就是它真正的主人了。或许,他和隐杀终是没有缘分。“你戴一戴试试看吧。”

  面具与脸结合得天衣无缝,好像这个面具就是特地为她打造的。一阵炫丽的光芒从隐杀散发出来,隐杀在风恋晚的脸上慢慢变淡,最终消失。

  那光芒直刺风恋晚的眼睛,不由自主狠狠闭上了眼。待回归阴暗,睁开眼,一个东西不同了。

  莫颜戈的暗红色眼眸的色调明显变淡了。越来越淡,最终转为和她一样的玫红。但他的双眼却没有了丝毫神采,那些霸气与嚣张被收敛起来,一丝一毫都不外泄,安静内敛得像个木偶娃娃。

  “喂,你,你怎么了?可不要吓我!”风恋晚纤纤素手使劲在莫颜戈眼前晃动着。这下怎么办!一个大活人怎么一下子精神失常了?!

  风恋晚昂头仔细盯着莫颜戈褪色了的眸子,大感奇怪。小脑袋跟着眸子的移动而低下。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白色的发没有束起来,披散在大理石做的地板上,温暖的灯火经它的反射也变成了寒光,红色睡衣懒惰地披在身上,露出健壮的胸肌,像是引诱诸如风恋晚这样的小白兔上当受骗,面红耳赤。俊脸上像是一个朝圣者面对他的信仰那般虔诚。薄唇轻启,说出的话更是让人心跳加速。

  风恋晚没有任何办法来表达出她惊悚的心情。条件反射似的第一个反应是摸摸莫颜戈的额头。奇怪,没发烧啊……

  “你你你……”风恋晚一副见鬼了的样子。“卧槽这是个什么情况?变性?!”没有发烧就不要做出这种有病的样子啊!风恋晚一蹦就蹦到莫颜戈的大床上,指着莫颜戈不可思议的道。脸色比知道莫潋“暗恋”她还要精彩。

  看莫颜戈还保持着原来半跪的样子一动不动,风恋晚忍不住好奇跳下床,蹑手蹑脚龟速移到莫颜戈身边。玉手再次在莫颜戈的眼前晃了晃:“喂,你怎么了?傻啦?”风恋晚把手移开,才发现莫颜戈闭着眼,不禁为自己刚才的动作吐吐粉舌。

  风恋晚用一只手托住下巴故作深沉。她戴上隐杀莫颜戈就这样了,看来这应该与隐杀有关。风恋晚想。可是……隐杀那个家伙去哪儿啦?风恋晚左找找,右找找,每个地方都找遍了都没看到。最后无奈扶额,除了老爹请先生给她辅导以外这还是她第一次感到这般无力。

  不过风恋晚这下才好好看看莫颜戈。他长得真的很好看,风恋晚这个对美男有了些免疫力的人都不由泛了一点,嗯,是一丁点花痴。从窗外灌入的清风拂过莫颜戈的白发,长发在风中飘散飞舞,好像在编制一座美丽的梦境花园。公式规律一码特!有那么一缕抚摸着风恋晚的脸颊,使风恋晚有些心跳加速。

  很多年后,风恋晚想到这个场面就觉得自己当时真是脑子抽筋了,只想捂脸找个洞然后钻进去。

  因为她竟然糊里糊涂勾起莫颜戈的下巴,她的脸也凑近,然后邪魅一笑,说:“妞,给爷笑一个!”

  说完她就郁闷了。不是因为自己的言行,而是对莫颜戈皮肤的羡慕嫉妒恨——你丫不是天天在战场上风吹日晒吗?怎么皮肤还是像女孩子一样光滑细腻?!连她都比不上啊!莫颜戈的脸的确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柔嫩,让风恋晚很想……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