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杀好看吗

时间:2019-07-27

  凌晨两点半,一口气从柳正的死看到三人的重逢,在床上辗转了很久,仍不能成眠,一些飘忽

  而真实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裴罗嘉的基地,江海炎热的那年夏天,静沐在阳光中的月池

  家,盛大的音乐会和会场外孤立的少年...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真实,就像跨入了另一个轮回,

  记不清这是第四遍还是第五遍,不过肯定的是还会有第六遍第七遍乃至更多,真正的好书,就

  像真正的好酒,即使放在地窖中依然可以让人嗅见它不安分而骚动的醇香。而在品味过后再回

  味的感觉,则是像相爱已久的恋人,明明彼此间熟悉着对方,然而每次相处都会有新的发现(

  我幻想在某个静谧湿凉的午后,太阳浅渡过门槛,搬一张褪色的藤椅,年老的我就那么坐在

  门前的水泥路上,捧着隐杀,戴着咖啡色的老花镜,手边的清茶冒着袅袅的热气。静静的读着

  他们的悲欢离合:负着双手躲在灵静背后猥琐的家明,戴着白色球帽挥舞着球棒的沙沙,坐在

  草地上紧紧抱住家明的灵静,茫然站立在纽约街头的雅涵,抱着玩偶看着樱花的薰...一遍又

  一遍不厌其烦地重复那些穿过时光而年华未染的故事。如老区的候鸟守着枯朽的树木,那愈深

  的年轮上依然记录着第一次邂逅时的青涩,纯粹的味道。它和它的岁月,溺在那被蒸发风干却

  隐杀让我迷恋上如烟这首歌,我甚至有一种错觉——如烟,就是为隐杀而写的。那个残阳如血的下午,落寞的少年坐在海堤的长椅上,我们从他的背后望去,怅然的背影仿佛嵌在霞光中,两旁的行道树被海风梳理,海面粼粼细碎了黄昏的日光,椅背的缝隙中露出安静平躺沾满鲜血的冲锋枪,他的身影渐渐拉长...一瞬间,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寻求已久的东西。他轻轻的哼唱起来,平淡,沉稳,纯粹,带着一些怀念,无奈何歉疚,塑成一座安静的听潮人。这一幕,别过我的心弦,在脑海中定格成永远。

  歌词像是老旧的电影胶片,闪烁出曾有过的一个个片段,带我们走过他们放学后铺着金色光辉的水泥路,

  走过他们形影不离的童年,他们的小学,初中和高中。他们小小的身影在我们的目光中渐渐长大——家明

  的吉他,灵静的舞鞋,戴着香蕉黄瓜面具的概念乐队,还有纯净透明的钢琴声中淡然而平缓的歌声。《东风破》中写到他们未曾料想的离别却是真正的箴言,他们未曾料想到长大的烦恼,所以肆意的青春,真挚

  的欢笑,相濡以沫的爱恋--一如歌词所写“最单纯的笑脸和最美那一年”正是这种平凡的感动加上香蕉无

  我想,这应该是香蕉在隐杀总结时提到的想要刻画的极致。事实上,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单纯的自己,活在记忆的角落(好想吐槽这一句==)既然那些天真无邪的岁月已无法回去,挖掘出来也只是徒增伤感

  (我对这句的理解是看着自己变成曾经最不想变成的那个人那种感觉)但它依然是我们永远无法舍去的

  我时常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想起我的小学,那样纯净通透的天空,棉花似得白云懒散的飘在头顶,实验楼

  比任何一个建筑都高大雄伟,球形的天文台肃穆而神秘,矮小的樱花树在风中卷起一阵花雨...

  言归正传,看厌了唐三的书,初二的时候有过一段书荒。因为没有逛书网的习惯,找书的时候就在百度

  上搜“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说”,找到一些类似百度知道的问题,最佳答案里面就有隐杀——我看书有个习

  第一遍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本书和其他的yy小说有很大的差别,那是我第一次接触这种文风略带忧郁的

  书(哪里忧郁了==)感觉跟后来看的《笙箫默》有些类似。只不过笙箫默只看过一次,因为感觉没有别人

  的那么神作,随手就删掉了。年纪小嘛,对于文笔啊内涵啊一类的也就看的很淡,只觉得书中版主吃老虎

  真正对隐杀产生热爱的是第二遍,时间大概是初三上了,那时候对文笔和剧情开始看重起来,对那些逢迎

  观众,直白做作的书感到厌恶,然后重新审视隐杀这本书,发现从每个方面都无懈可击,随之而来的就是

  热爱了,觉得家明的生活方式很帅很潇洒,总是不自觉的把自己代入进去,现在想来,初中正式一个人价

  值观世界观形成的年纪,在那个重要的时期,隐杀这本书,家明这个人,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于是,

  冷漠,阴暗,有城府,在人前摆出一副幽默乐观的形象,自己一个人时的那种孤僻,深沉,绝望才能被

  自己感知,明知自己在保持认出无害的形象,心里却乱七八糟的在算计着什么,对于一些可怜的人和事的

  时候也总是冷血,看着世界的人带着灰色的眼镜。直到我再一次看隐杀才幡然醒悟,我学着的应是家明以

  平淡的目光对待这社会的黑暗,学着他对家人的看重——那是比生命更重要的事,学着他面对麻烦事无所

  这该是雅涵了,全书之中,我认为这段最适合她,如果有那么一个世界,只属于她和少年,那应该是她最

  向往的地方。虽然对御姐一向不怎么感冒,七岁之差也很体现了香蕉重口味的险恶用心,但我还是很喜欢

  这个角色,从开始的严厉老师与恶搞学生(应该是逗比老师才对吧!)到最后生命“终点”的相守,和东

  方婉一样,雅涵是在傲娇中爱上家明的,但在敞开心扉后,她几乎可以将自己的所有都奉献给他,奉献她

  一生唯一爱的男人。她与家明的爱恋是最曲折的:开始懵懂而羞耻的喜欢,与家明决裂浅的挣扎,在美国

  的失控,失去最爱的人之后的坚强,对这个传统的女人来说,背负着一个情夫和一个孽子的重即使担,安

  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站在阳台上的她看着少年默默离去的背影,逐渐消失在幽暗的夜色中,充斥着悲

  伤与无奈,而她做不了任何的帮助或挽留,面对最爱的人的离去而无能为力,那是怎样的一种心痛。当然

  会有人说着不过就是最平常狗血的一个片段罢了,但对于我来说,这样的平常狗血却值得我狠拭一把泪。

  他们交往不过几年,幸福转瞬间,便成为泡沫一般的幻影,因为这些幸福做噩梦,这些幸福又变成噩梦的

  镇痛剂...美国小镇的那个旅馆,现在想来,实在是带着梦幻般的浪漫和转瞬即逝的错觉,成为最珍贵温馨

  这一段简直是家明送沙沙上船的翻版,他说“对不起啊,沙沙,这是我最后一次欺骗你了”——这又是

  经典狗血情节了,要是在其他小说中听到这样的话,我一定会嗤之以鼻,但在这里却令我很有感触。因为

  有了感动的基础,所以感动也就成了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事情---倒不是说其他小说毫无剧情,然而用华丽

  坚强,善良,聪慧,美丽,纯净,犹如午后趴在桌面的阳光,哪怕只是看着也会感到内心的温馨和满足。事实上,隐杀中每个人都是这样的真实,真实的仿佛在你身边存在过。

  ,追逐教导主任的飒爽,喜欢她在擂台下为家明担心,喜欢她与灵静在一起时的纯真,喜欢她哭着为家明

  求情的柔弱,喜欢她说道老爸时的内冷外热,喜欢她倔强的说“我要禁毒”,喜欢她坐家明的摩托,喜欢

  家明离去后她的坚韧,喜欢那个沉着冷静的女特工...好多记忆啊...但是这个直率的女孩子一直未曾改变

  这一段,送给薰,这个几近完美的日本女孩,我曾经把隐杀推荐给一位同学,他后来跟我说,作者把她塑

  造的简直太完美了,我想看过隐杀的人都对她有着满满的怜爱吧,孤独悲惨的童年,付出遍体鳞伤却还是

  不受父亲待见,被当做攀附高天原的工具,被长老当做获取权力的突破口,被未婚夫再次当成与人交好的

  筹码,被救了自己的少年把冰冷的刀子捅进身体,比刀子更冰冷的话再耳边响起,她也只能大睁着双眼,

  薰是我在整部小说中最喜爱的角色,没有之一。香蕉在她身上展现了他强大的描写技巧和深厚的写作功

  底。从她一开始出现,就在观众心中构建起了一个淡漠,冷艳的形象,对她的每一次描写都将这个形象勾

  勒得更具体和真是,直至深入人心。她拥有压倒性的美丽和超乎常人的坚韧性格,这使她遗世独立的气质

  完完全全地展露出来;只有在家吗面前,她才会显出柔弱和羞涩的一面,这样强烈的反差使她不同于书中

  的任何人,也使她更加吸引观众的眼球。香蕉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将薰和大熊猫玩偶紧紧联系起来没哪怕

  只是一笔,都将她的真实凸显了十倍。一个抱着兄妹的布偶,总是默默跟随在少年深厚的女孩,在冷峻默

  然的杀手的外衣下,有着一颗只为一人开启的柔软温顺的心,柔软到哪怕只是一句平淡的赞扬,“我看到

  我想无论过去多久,我的脑海中都会存留着这样一个完美的形象。他说讨厌奶油,于是她将蛋糕的外面

  一圈奶油吃完登了他五天;他说你让我很失望,于是她在雨中跑了一百圈操场毫无怨言;他说我不会再教

  你了,她揪住衣角低着头说我做的不好;他说我要去日本,于是她花了一个月将破败的房屋和庭院修饰一

  新;他给她布置了最后一题,为此她几乎拼了性命,在那个鲜血与安详交织的夜晚,临死前她看到了四年

  前那道身影,“你做得很好了。”他这样说着,于是她开心地笑了起来,闭上双眼。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她总是能触碰到我们心中最敏感和柔软的地方。

  “别胡思乱想了,”他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脸上带着笑容,“我也喜欢你的。”

  《隐杀》是一种平实的感动,这种感动不寄托在海上危城中,不在血色嘉年华中,更不在八月火中。生

  活,只有如水般缓缓流过不露声色不显棱角的生活,抚平了我们躁动的心,才能引起灵魂的共鸣。

  过场电影一般,一段段经典的对话,从家明得知脑瘤之后开始跌宕的剧情,一步一步将书推向高潮。鲜

  血,枪声,哭泣,追逐,火焰,一切在瞬间切换了无数遍,然后突然死寂,眼前一片黑暗。

  还是太快了,纵然凭借着优秀的文笔将内容写得丰富和充实,从最后的分别到死而复生的重

  归实质上并没有多少展开的剧情。可以想见香蕉是经过了一番艰难的抉择的,是顺从大部分观

  众的期望早日相逢还是为了提高小说的文学性将分离刻画得更深刻感人。他选择了前者,仅就

  我个人而言,如果将重逢提前的剧情再拉长一倍,那么我认为这就是一本十分完美的神作。当

  然,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在这里我只是抒发自身对隐杀的评论而已。无论如何,香蕉

  的描写都将《隐杀》的剧情描写到了一个不入俗套的高度,这也是在我看过的数十本小说中,

  说说结尾。不同于一般小说的圆满结局,主角消灭了BOSS,然后和几个女生其乐融融的生活

  在了一起;《隐杀》的结局似乎有很多没有交代清楚的地方,儿没有BOSS这一设定更让结局略

  显平淡。在某些挑剔的读者眼里,也许是一个匆忙忙的半烂尾式结局;在香蕉的想法中,也许

  是对不同读者的不同要求的妥协,毕竟一部小说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期望;而对我来说,这真

  是恰当好处。薰到底有没有跟家明在一起?东方婉到底有没有达成她的愿望?海蒂有没有继续

  缠着家明?正是这些没有答案的结局,给了我们想象和回味的空间。让我们反复阅读一探究竟

  ,因为陷得越来越深。此时我有回想起总结中的那句话:“如果非要我给一个答案,我只能说

  他们最终都生活在幸福中了。对于经历过离散的他们来说,现在的生活是真正美好的。”

  对于玛丽莲,海蒂,凯莉,东方婉这些角色。说实话我没有多大感觉。凯莉这个性格鲜明的同

  性恋,想来也是香蕉为了满足阴暗内心的产物。让我好奇的是纳塔丽和家明上一世的牵连,从他们的暧昧关系来看,应该是家明没了搞垮黑暗天琴,背弃了他和女皇之间的感情。

  治愈龙套的话,有几个还是我印象深刻的,一个是柳正,主要是因为有人买凶杀家明的时候

  香蕉哥打电话给他说“有人要出钱杀你女婿也是好事吗?”然后他把手中的麻将一拍大吼一声

  “太好了”,这个段子真是令我笑得不能自理,以至于他死的时候连带着有些伤感。一个是方

  之天,香蕉,把他写得很有当领导的气魄,尤其他笑着扶住应子丰下一秒直接砍掉他的手,还

  面带笑容地说“所以你给要我一点谈判的筹码”时的那种沉稳。果断,简直不能再帅。还有一

  个是诸神无念,他在血色嘉年华中对着全校说“让我们赞美这个有爱的世界”时的疯狂和偏执

  差点让我迷失在反人类的道路上,和他一样的御守喜这个变态萝莉控也深受我崇拜,一直很想

  再有的,无非是一些感叹了吧,岁月啊,童年啊,记忆啊,爱情啊......不一而足,着这些

  话题随便拎一个出来就能写上几千字,然后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扯淡,总让人觉得像是莫名其妙

  的祭奠和悼念,进而又想挖苦一些青年文摘上华而不实的风月文摘凸显一下自己的崇高。世界

  毕竟不如《隐杀》所描绘的那样单纯到而已肆意妄为,且听听这剩下的最后的一段《如烟》。

  星期天回到武馆,里里外外地打扫,收拾那些陈旧的东西。这么多年来的生活,阁楼上堆得满满的都是杂物,用旧的柜子、碗筷、被褥、旧电视机:“妈,这里有的东西该扔掉了啦……”觉得疲累时,戴着帽子,一身劳模打扮的灵静如此朝外面叫着。

  老妈大概是不在外面,于是将家明叫上来,搬些东西出去院子里晒晒,不久之后,束着马尾,同样穿一身工人牛仔装的沙沙也过来帮忙。以前呢,最喜欢这小阁楼了,每年夏天都得住上一段时间,透过小小的窗户朝外面看,听风铃响。这时候整个空间包括那小床也都被柜子什么的给占据了,她搬着些东西,拍打灰尘:“淘淘啊,允杰允婷过来的时候,说不定还要到阁楼上来住的,他们也最喜欢这呢。”

  外面的大件搬开,柜子、被褥之类的弄出去,里面的一些东西也露了出来,有个破掉的相框,记得好像是用来挂她小时候第一张奖状的,还有一台看来坏掉的旧电视机,哪年买的呢,好像快到冬天了,当时值不少钱:“家明,爸爸今天终于把新电视机买回来了哦,晚上一起过来看吧。”对了,当时家明好像离家出走中了一枪不久,又过了一段时间,他们认识了沙沙。

  “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呢……”沙沙上来之后,她笑着跟对方说说这台电视机,随后姐妹俩蹲在地上捣鼓一番,将电线插进插座里,倒是不亮了,“真可惜。”

  各种东西逐渐搬空了,熟悉的东西出现得也越来越多。妈妈大概回来了,院子里隐约传来家明跟她聊天的声音:“啊……这个是以前的……呵……”她将地面打扫一番,许久未有在阁楼上住了,以前喜欢看的窗户显得好小,挂在那里的小风铃也已经旧了,生了锈,手指拨弄一下只是晃晃,不再响了。坐在还未有铺盖的小床边,大概是住惯大房子了,阁楼比以前的印象要窄一点。

  角落里还有几个箱子,是她以前的东西,家明与沙沙既然还没有上来,她便搬出去算了。不过,时间也真是太久了,箱子也不牢靠,伸手去搬时,打翻在了地下,许多以前的东西滚落出来。各种收集的小饰物。橡皮筋,漂亮的纽扣,折纸的小星星,装薰衣草的瓶子,只用了几张的美少女贴画等等等等。

  她笑了笑,蹲到地上将这些东西收进以前用来装月饼的铁盒子里,抬起头时,倒在另一个箱子里发现了一些东西,伸手拿出来,是个小书包,上面用红色的线缝了几个字:红星小学,叶灵静。

  她将其它的东西拿出来,印象深深浅浅的,有她的书包,也有家明以前的书包,沙沙的球棒,虽然不会打,但是也买来了棒球装装样子,有的箱子里是成绩单、作业本之类的,记得以前家明老是抄她作业,初中分班之后他没得抄了,自己还为之幸灾乐祸一番。

  坏掉的八音盒里贴着几张大头贴,当时的她、沙沙和家明一块照的,那是初中的时候,他们三人每周周末在沙沙的别墅里住下,俨如过家家一般。旁边的一个箱子里竟还有一个空酒瓶,她拿起来想想,不由得抱在怀里笑了起来,葡萄酒的瓶子呢,是沙沙后来从别墅里找来放这里的吧,若是没有初中毕业那晚的意外,他们三人之后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当时男孩子一般的沙沙还想着要帮自己追求家明,却不明白她也是喜欢家明的……呵,那时候大家都还懵懵懂懂,童真初识绮罗香,随后也就那样在一起了。

  圣心学院的通知书,三人租了房子,各种各样的事情,可惜那栋两层小楼终究不是永久之物,就算有纪念价值,也犯不着让它一直在那,后来街道开发,也就拆掉了。搬走的那天他们在夕阳下的房屋前照了相,现在还放在卧室里。不过,看着箱子里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倒也想起了初次进到那房间时的情景……

  最初的那把钥匙,刚刚升上初中的她精心挑选的钥匙扣,上面的机器猫小挂件,如今三把都在这儿。家明的是大雄,沙沙的是宜静,她拿了机器猫,虽然家明后来说沙沙应该是大雄,他该是机器猫,自己该是宜静的。呵,随便啦。还记得当时三人跑去买钥匙扣的时候是五块钱一个,在当时觉得真是贵,自己硬是可怜巴巴软磨硬泡地把三把砍到十块钱,当时他们有好多计划,钱不够用呢……

  已经坏掉的、漂亮的闹钟,一个小小的储钱罐,摇一摇里面居然还有硬币,星梦号的船票,成了零件的复读机,英语磁带,还有泛黄的笔记本,翻开之后,里面夹着贴画、简报,抄了一些老歌的歌词,旁边还画些星星、花朵、美少女之类,似乎初中高中都在用的。还有两个本子,是那时的家庭收支薄,随意翻开一页,上面写着:九八年七月三日,放假了,家明、沙沙吃冰棒两元,灵静吃果冻一元,回家蹭饭,不用买菜……概念乐队演出,计收入……

  下面还有一张照片,舞台上三个面具怪人,黄瓜、香蕉、茄子,家明太坏了……其实偶尔薰也会客串一把,面具是颗大榴莲……

  那时的柳正没什么送礼的天赋,主要是不知道该送女孩子什么,高一的那次生日,竟然叫小弟送来这个漂亮的芭比娃娃,贵肯定是很贵啦,估计就是叫了那小弟买一个很贵的很高档的女孩子喜欢的生日礼物……现在想来,鼻头呼的一酸……

  各种各样、各种各样的东西,桩桩件件,有很多东西去了新居那边,可也有很多仍旧留在这儿,高三的时候三人拍了搞怪的婚纱照,有时把家明扮成女孩子,有时候自己和沙沙扮男孩,照片在新居,可那些用来打扮的口红什么的却依然存在了这里。以前在老房子的医药箱,那时收集到的风景明信片,漂亮的小石子,家明说分手,自己一个人跑去桂林买回来的“礼物”,到维也纳去的机票,通知书……一样样缓缓的往外拿,箱子真多,都拿不完的感觉,不一会儿,沙沙上来了,也蹲在旁边,静静地挑拣着……

  下午的空气安逸闲适,家明上来时,两个大女孩正坐在阁楼那边的地板上,都穿着扫除时穿的牛仔服,灵静脱掉了鞋子,白袜上沾了些灰尘,沙沙靠在她的肩膀上,手中拿了一个魔方在玩,灵静则捧着只纸箱子,拿出里面的东西,往前方的物品堆里放过去。两人那美丽的脸颊上都沾了汗渍灰尘,如今汗渍倒是干了,有些印记留下来,像是许多年前的下午,他们打闹得累了,在这阁楼上休息或是一块下着游戏棋的情景。

  前方,大大小小,许多东西都被摆放了起来,中央是两个书包,绣了红星小学,绣了他与灵静的名字,几根球棒交叉着放在旁边,然后是各种大小物件,布娃娃、集邮册、玻璃片、千纸鹤、作业本、八音盒、老相册……琐琐碎碎的各种各样,数也数不清楚,如同一座小山一般……

  他望着那些东西,明白过来,随后笑着走了过去,蹲了下来,一样样地看着,灵静与沙沙轻轻握住了他的一只手。这一辈子曾经有过许多的时间,在认识灵静沙沙之前经历过的比如今还要多得多,可他的记忆,却的确是从这些东西出现才渐渐开始的。

  不久之后,家明也坐了下来,背靠着后方的墙壁,沙沙躺倒在他的腿上,灵静摆完了东西,抱着一只空纸箱倚着他的肩,安安静静的,睫毛晃动间如同睡着了一般。某一刻,家明像是发现了什么,将手伸了过去。

  窗口那小小的风铃轻盈地响了一下,一抹霞光斜斜地自阁楼的小窗口射进来,将这小小的、安静的天地笼在那隽永的气息当中,光芒暖黄,那是属于记忆的、永不褪变的颜色……开奖现场直播